雨季

*「UT/SF」「1」


*练笔+撒糖(非本章)


*如有BUG请无视,不喜勿喷QAQ


*冷淡sans×微黑frisk,ooc注意(maybe?)


*安全投喂


        落日的余晖依在frisk的脸庞,泛起暖洋洋的温度,就像Toriel那毛茸茸的手,在抚摸。


        frisk不禁眯起了眼睛,眨巴了几下,才从发呆中苏醒。恍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和怪物们回到地面上,并且成为了所谓的‘怪物大使’。想到这点,女孩缓缓舒了口气,揉了揉有些冒着金花的眼睛,起身,在桌台上拿了一只笔,踹进兜里,便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出了办公室。


         脚步依旧平稳,你得继续保持决心。她这样告诉自己。


        忙碌了一天,回到房子里的frisk趴在浅蓝色的沙发上,白皙的手指微微收紧,皱褶显露,反应出女孩内心的不愉。


        sans已经好几天没来找她了。frisk懒懒的想着。


        随即,女孩便皱起秀丽的眉头,用力撑着手从沙发上坐起。这建筑是自己和sans共同约定的秘密基地,无聊或心情不好时来休息的地方。以前还傻兮兮的觉得这是属于两个人独一无二的世界。摇了摇头,frisk跑去属于自己的房间,门被利落的关上,发出委屈的‘pong’声。绣着金色花的窗帘也发出刺耳的叫声,彻底掩盖了屋外的光亮。


        frisk缩在房间的一角,把自己团成一团。小手无力的垂放在膝盖上。静谧了一会,又也许是几小时吧,角落里的人儿突然抬起了头,眼神微微空洞,嘴角是从未在别人或怪物面前露出的诡异笑容。低着头,像个傀儡般,抬手轻轻往某个地方按下,没听见什么声音,女孩却随着地板降了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 真是卑微呢,女孩从鼻腔中发出了一声嗤笑,走出了地板的范围,随后消失在黑暗里。地板上升,一切保持着原样,对吧?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到了只属于自己的秘密基地,frisk显然有些激动,浑身轻颤,兴奋的用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发白的唇。眼神逐渐随着面前的物品失去光泽,倒映出令人发指的景物。


        满目sans样的玩偶,小到可以做挂坠,大到比一位成年男子的身高还要多。它们从小到大整齐的排列着,玩偶的脸上,或闭着眼窝睡觉,或闭上一只,咧开嘴笑,各式各样,使人毛骨悚然,女孩有些感到兴奋,却依旧楚着眉。


        女孩略过这些,大步流星的走向走廊的最深处,略有些急躁的脚步停在一个血红色的门前。伸到门把手前的指尖微顿,似乎在犹豫。然,几秒钟后仍握了上去,坚定不移的转动。


        这使她充满了——‘决心’。


        入眼,是用一块块大小不一,不知是光明正大拍的还是偷拍的照片,组成一个巨大的sans,而在它前面,是一个画板,上面画着未完成的骷髅架,隐隐能看出…不,这就是sans。准确来说,是裸体的sans,只不过未完成而已。


        关上门,frisk坐在画前,微微出神,接着掏出兜里的笔,慢慢画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也许一天,也许两天,没人知道女孩在之后画了什么,又做了什么,只知道在她回到房间,走出门回家之后,脸上依旧是充满阳光的笑容。